第一章:等我五杀就去考试

华夏,哈佛一中。

  哈佛一中是华夏的重点高中,分散华夏各地的莘莘学子都在此地就读。几乎每个学子的成绩都是非常优秀的。

  现在是6月,刚好是炎热的夏天,知了嘶鸣,哈佛一中外的许多店铺都停店关门。哈佛一中周围显得格外安静。

  因为,今天是哈佛一中全校的期末考,更是高三的升学考。

  升学考是高考前的一个测试考,如果成绩优异即可免除高考,直接考上大学,也就是保送生。

  哈佛一中内,某一间高三考场。

  天气炎热,监考老师都还没有到来,几乎学生都在苦命学习,临时抱佛脚。

  “我擦!辣鸡队友!给我上啊!达摩你在干嘛?闪大啊!”与别人发奋图强不同,赵鑫忆拿着手机一脸无奈地表情。

  赵鑫忆其实成绩并不是很好,虽然可以在普通高中挺近中流排名,但这里可是汇聚了全华夏的优等生!中考成绩在这些人面前真的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他之所以能进入哈佛一中,因为他是体育特长生,体育中考全华夏第一名。

  “Quadrakill(四杀)!”一道高昂的系统音传出,赵鑫忆脸上的无奈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亢奋。

  “哇哈哈哈!老子拿到四杀了!铺助跟我,快点,老子要拿五杀!”声音越来越大,引起了诸多学生的不满。

  赵鑫忆离五杀只差一个普攻,手机却被抢走了。

  “谁?哪个魂淡抢老子手机,百年难得一遇的五杀啊!!!!”赵鑫忆暮然回首,印在眼帘的是一位冷冰冰地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

  “赵鑫忆,马上就要考试了,这可是你升学考,关乎你未来命运,大学可不是单凭一个体育特长生就能进去的,你竟然还在这里玩手机,你难道不知道学校不准带手机吗?再不努力,风里雨里,工地等你!”中年男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那个……原来是老班啊……手机可不可以还我……”赵鑫忆弱弱说道。

  这位可是班主任啊,还不懂得收敛一下,找死啊?

  “手机没收,等你升学考能进入全年段前五百名我就把手机还你。”老班板着脸说道。

  “啊?五百名啊!老班你咋不直接叫我把手机送给你。”赵鑫忆瞪大了眼睛,感觉世界都灰暗了起来。

  哈佛一中的高三全年段可是有着不下一千二百人,以他的成绩要让他进入前五百名,这比他拿五杀还难啊!

  “好了,少年,慢慢努力吧,监考老师快来了。”把玩着收上来的手机,老班缓步离开了教室。

  “哈哈哈!”紧接着,一道道惊天动地,响彻云霄,惊天地泣鬼神的笑声爆发了出来。

  赵鑫忆玩手机的时候可是把他们给吵的心情烦躁,如今手机被老班缴走,他们别提有多开心了。

  “笑笑笑,笑什么笑!老子这就考个前五百名给你们看。”赵鑫忆不满地怒吼道。

  “哈哈哈!”岂知他这话一说出口,笑声更大了。

  赵鑫忆可是他们全年段大名鼎鼎的倒数第一,能进入个倒数第十以上都能烧香拜佛了,还考进前五百名?闹呢?

  “全校就你们班最闹腾,一个个都想去搬砖?”监考老师携带着一卷试卷进入了考场,面沉如水。

  “现在考语文,把有关教科书都拿出来,如果被我发现谁在作弊,驱逐考场。”监考老师看上去比老班还要严格,所有学生都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就连赵鑫忆也心不甘情不愿把语文书交了上去。

  考试开始了,赵鑫忆压根就不会,闲着没事干在座位转着笔。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请解析这首诗的含义……” 赵鑫忆烦的开始抓耳挠腮,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这李白不去打野抓人,写什么诗,脑细胞都炸裂了。

  反正也不会做,手机是回不来了,赵鑫忆干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梦见了自己像小说里的主角一样重生在了异世,红颜无数,自己乃是异世第一强者,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尔等蝼蚁只配活在我的阴影之下。”

  “咻~”

  一个粉笔头准确无误地砸中了赵鑫忆的脑门,疼的赵鑫忆嗷嗷直叫。

  “升学考怪叫成何体统,不想考试出去!”监考老师脸上布满了阴霾,像是一只随时会发怒的雄狮。

  “老师老师,停停停!我现在就考试。”赵鑫忆对监考老师堆着笑拿起笔继续考试。

  也许被粉笔头砸出灵感来了,赵鑫忆竟然想都不想就把那首诗的解析写了下去。

  “解析:这是年轻的李白初离蜀地时的作品,意境明朗,语言浅近,音韵流畅。”赵鑫忆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应该没错吧?”

  “叮铃铃!”考试时间为两个小时,现在已经到了交卷时间。

  看着监考老师摆着那副别人欠他钱的脸色,众学生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直到那死鱼脸的监考老师走了之后,众人才开始对答案。

  “考卷都交了,对答案还有个屁用。”赵鑫忆悠哉悠哉地摆着脚,等待着下一场考试,反正他啥也不懂,那就只好没心没肺等升学考结束。

  “赵鑫忆,这题你竟然跟我做的一样!”一道惊呼传来,赵鑫忆扭头看去,发现本考场学习第一的天才白馨正拿着他的试卷反复观看,她之所以惊呼是发现赵鑫忆的《峨眉山月歌》解析竟然跟她一模一样。

  自己可是在高三全年段一千两百人中都能遥遥领先的存在,那道题可是难倒了无数中层学生,赵鑫忆这个学渣竟然会做,而且答案跟她这个学霸写的丝毫不差。她怎能不惊呼。

  “不就是一道题吗?怎么像是看到了怪物似的?”赵鑫忆倒是无所谓,眼神偷瞄着在这个考场中自己唯一的兄弟。

  李骏白,赵鑫忆两肋插刀的兄弟,同样是体育特长生,但成绩却不错,在中流呆着是稳稳的。

  “骏白,那个,手机借我玩一下呗!”靠近李骏白,赵鑫忆用双手勾搭着他的肩,一脸奸笑的说道。

  李骏白其实并不想带手机的,奈何去学校前赵鑫忆一直在旁边叽叽喳喳,他只好带着自己存钱买的手机了。

  “等一下又被老师缴了怎么办?”李骏白很英俊,说话都让人感觉像沐浴在春风里一样温暖。

  “我发誓,如果再被缴我这个暑假还你一架新手机。”赵鑫忆有模有样地右手抬起来发起了誓。

  发现李骏白还在犹豫,赵鑫忆立刻诱惑道:“现在离考试还有半小时时间,你现在也到了星耀一晋级赛,我帮你打到王者怎么样?”

  “成交!”他已经晋级了数十次,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赵鑫忆的话已经打动了他,毕竟赵鑫忆是荣耀王者百星。

  “哇咔咔咔,手机,我来了!”赵鑫忆看手机就像是看没穿衣服的美女一样,眼珠子都快出来了。

  立刻开了一把,赵鑫忆马上就开始了怒吼:“辅助你傻啊!人没齐你大闪有什么用,打野你来抓人啊!法师这个意识是怎么到星耀的?”

  现在也没有人去理赵鑫忆了,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Quadrakill!”又是熟悉的系统音,赵鑫忆离五杀又是只有一步之遥,然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咳咳咳,赵同学,手机挺多的嘛!”老班幽默的声音在赵鑫忆心中不亚于魔鬼的嘶吼。

  “我的天啊!老班你是上天派下来阻止我五杀的吧?一上午下来都第二次了!!”赵鑫忆欲哭无泪啊!两次五杀都被打断不说手机还要被缴,这第二部可是他兄弟的手机啊!价值五千啊,一个暑假他哪有这个钱还他?

  想到这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赵鑫忆狠下心来避开了老班的魔爪:“老班,给我来个五杀我就去考试,你不要拦我。”

  “好小子,不要欺负老师啊,老师我当年也是田径运动会的好手。”老班摩拳擦掌,在教室与赵鑫忆展开了一场追逐比赛。

  赵鑫忆三年前可是体育第一名,对付老班毫无压力,边躲边玩着手机:“五杀,五杀,我的五杀!!!”

  “pentakill(五杀)!”不负期望,五杀的系统音终于到来。

  “没想到老子也有五杀的时候啊!”心情大好,赵鑫忆直接停了下来,就连最后面“Victory(胜利)”的声音他都自动忽略了。

  老班见状立刻伸出魔爪“嗖~”的一下就把手机给抢了过来。

  “既然你已经五杀了,那么该考试了。”老班摇了摇今天第二架在赵鑫忆手中缴来的手机,嘴角露出胜利的微笑。

  “考试就考试,多大点事。”赵鑫忆喃喃自语着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却不曾看到李骏白那要杀人的眼光…………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