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出门被车撞

清晨的阳光总是让人心情愉悦,我们生活在一个平等的社会,但却有不平等的人生,意外总是出现,但是奇迹不是很多。

  我们的主人公只是社会底层中微不足道的一员,如果没有那次意外,那次奇遇,或许也像大多数人一样浑浑噩噩,在紧张的生活中度过自己漫长而又短暂的一生。

  或许是另一个时空,或许无法用光年描述的距离之外,一场没有声音的战争在最后的时刻,无法想象的战争场面,原子泯灭,星系崩塌,由于过度激烈的战争,导致空间崩碎,在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下,战争双方没有一艘逃离,全部被空间,物质,反物质,等等作用力下吸掉了。

  在最后时刻,双方最高首领进行最后通话,以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合作,保留火种计划,双方的星际中枢,量子光脑进行接驳,以求最大限度保留火种。然后集合双方最强火力为两台最先进的量子光脑进行最后一次开辟通道的保障。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每当仰望星空,我们都会感叹宇宙的浩瀚无垠,我们不知道宇宙到底有没有边界,宇宙之外到底是什么?宇宙存在何处?知不道或许未必不是一种福气。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就像我们现在每天纠结房贷、车贷、娶媳妇的聘礼、如何赡养老人、结完婚什么时候要孩子,等等,不管怎样我们在踽踽前行,生命不停,还贷不止。每个人都欠债,只不过不尽相同。

  我们的主人公就是每天一睁眼,就想着怎样吃饭少花点,怎样做能签下一笔单子,或则要回一笔账,生活最大的保障,就是你有个家,这,对于有种人来说或许是累赘,但是对于史瑞阳这样的,那是他为之奋斗的源动力。

  每天下班回到出租屋之前,稍微买点菜,这是一天之中最好的一顿饭,也是犒劳下自己,最喜欢玩着手机电脑,听着歌,扣着大脚丫子然后抽烟。

  史瑞阳所在的公司是一个资金担保公司,不仅要自己跑业务,还要想办法将钱要回,可以说既是一个累活,也是一个磨练人的工作,可以说和保险行业有的一拼,不光会工作,也要会喝酒,会办事。

  “喂,小颖,对,嗯,今晚我可能回去晚点,你先吃点饭,好,我知道,嗯嗯,挂了啊,嗯”。谈了五年的女朋友,一直在一起,虽然还没有结婚,而且自己已经算得上是有房一族,勉强交完首付,不管怎样一切在向好的方面发展,今晚又要喝酒,看时间估计又要十二点左右回去。

  刚想着一些事,就看到酒店门口两辆加起来三百万左右的车停了下来,司机已经在开门了。赶忙迎上去“郑总,李总里面请。”稍微小跑两步按住电梯,自己老板在六楼一个雅间已经摆好,还好不是自己掏钱,叫自己来主要是为了帮忙喝酒。

  自己不是一个人战斗,还有一个胖子,姓魏,22的人长得有点着急,都叫他老魏,或者魏胖子。酒过三巡,菜吃五味。剩下的事情就和自己和魏胖子没太大关系,这都是之前和老板说好的,,老板使了个眼色,史瑞阳就先和魏胖子出来了。

  “怎么样?阳子,还行不?”“还行,你吃饱了没?”“没有,每次这种喝酒我都不愿意来,倒不是怕喝酒,,你是知道的,他关键是吃不饱啊!”

  史瑞阳说“那走咱们去小吃一条街那,再对付点。”说着两个人找了辆出租车,就过去了,一上车史瑞阳刚问车费,胖子已经掏出零钱给了司机,嘴里还说着“阳子,你的钱省着点给嫂子买点好的吧,就几块钱。”

  正所谓一个不会侃大山的家庭煮男不是一个好司机,司机大部分都这样各种话题各种聊天南海北,什么小道消息,知道的特别多从你上车,说道你的目的地不管多远,不带重样的。

  吃了点东西,史瑞阳照常买了份红烧猪蹄给小颖,又和胖子说了会话,两个人就散了,回出租屋的路有点远,也有点长,一切都是那样的好,虽然有时候不如意,有她的陪伴,还有父母,这就是动力,或者有的人表面说结婚谈对象不好,家庭不好,又何尝不是他们的幸福呢?

  人生是漫长的,人类是伟大的,也是渺小的。对于蚂蚁来说他们其实和人一样有生活在这个星球的平等权利,只是有些蚂蚁分工不同,但是人是依据自身喜好和带给你的利益等等将各种人分为三六九等。这天的夜里,或者向阿波罗登月一样,对于蚂蚁来说不过是平常的一天,或者对于有些人类来说也是普通的一天,但是世界从今天开始被改变。

  人类的发展,进步永远在于少数人手中,而史瑞阳现在也是其中之一。这是注定,一个新的开始。

  ‘走过这个路马上到家了,绿灯亮了。’史瑞阳抬脚往前走,还下意识a按照以前上学老师教的,左右看了下,走到路中间时,突然眼角一束刺眼的光照了过来,紧接着就是刹车声,后面史瑞阳感觉自己飞起来,然后又被地球亲切而热烈的问候了下。再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就在他昏迷时,如果时光如同按住暂停键,就发现有一个,不应该是两个发光的球体在撞向他的几乎同一时间,汽车也撞到了他,血液从头部流出的时候,两个发光体似乎经过了很短暂的交流,两个发光体合并在了一起从史瑞阳的伤口处进入了血液中,又好像变成无数个隐藏了。

  ‘哎,你醒醒兄弟,妈的,刹车怎么又出问题了?老李找了哪的修车店修的?’一个年轻人看到出事了立马跑了下来,“靠,喝酒真他妈的误事。哥,快打120”一个染发的小女生下来了。

  “对,对对,120,”年轻人也有点慌张,但还是手忙脚乱的打起电话来了,“喂,是人民医院吗?我们这出了车祸,撞到一个人,伤势很严重,麻烦你们赶紧派车,对,天山大街嗯。”年轻人打完这个电话好像镇定许多。

  “香香,你在干什么?”年轻人看女孩在搜史瑞阳的衣服时问道。

  “找下他家的联系方式啊,他的电话有密码我又不会解开,通知他家人啊。别看我,给交警队打个电话先报备下,省的一些吃饱没事干的人,又盯上我们说我们逃避法律。”

  “好的,”年轻人给交警打完电话,又给自己家里和公司法律顾问打了个电话,将相关事情说明。刚好这时救护车也到了,年轻人想了下说“香香你先在这等下,交警和爸妈就来了,我先去下医院,把这个人的手机给我,万一有人给他打电话,我好联系他的家人”。

  “嗯,哎,拿上钱包银行卡,用最好的药”那个女孩说了声。

  “知道了,”说完年轻人就上了救护车。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