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城

大雨之中明月之下赫然显立的是一座座中式皇宫与城楼,与人熟知的城楼不一样的是,城楼泛着紫蓝色的霓虹灯光,纸窗也变成卷帘门一般的铁质窗,墙上播着各种广告“新型假体用润滑油”“机械假肢移植买一送二”“林科眼球发现不寻常的美”......在种种广告视频中间行走的人们也如此一般唐装下已经不是正常的人类躯体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肢体器官改造成了机械并且非常精致绚丽或许这已经是一种时尚也有可能是身份的象征。男人们叼着烟斗腰间別着唐刀女人们画着浓妆花枝招展。依山傍水,人们的生活非常自由充实。但也只限与城墙之内的这个皇城了。

  暴雨中城墙之外是一片灰色地带大小或许是王城的十倍或许是十二倍也说不清楚毕竟这个地区是无时无刻不在扩大的。地区大致分为三种靠近城边因为靠近水边被称作“江”是较守规矩与城内做“生意”的部分人靠中间的地区被称作“下”的是做着粗活累活保证城外交通和城内动力的人最远边则是最乱的地方污秽的小路上到处是机械断肢破旧广告纸盖住的呕吐物排泄物在转角看见一两具尸体也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了。在这个区域是没有规则的人们是靠武力拼取自己生存的权利,这个特殊的区域别其他地方的人称作“外”。也正因为“外”的人没有规则人格之类的常识,他们在其他区域都不受人待见,但是作为人(武)力资源却是不错的。值得一提的是从“下”到“外”地区的人大部分都是肉身没有任何改造也不知是没有钱还是对王城里面人的厌恶。

  “九爷”是“江”里面一位“生意”人,大约三十岁,一米九的个子,隔着唐装可以看出来的强壮的上肢,却扎着辫子带着一副眼镜。很难让人摸清楚他的性格和来路。他在“江”区考北经营着一家叫“城外”的机械假肢店。很多城外居民的假肢部件都是这里来的。从假肢的精致程度可以看出九爷跟王城内部是有联系的。

  住在店内的一对十七八的男女是叫“昊”和“染”的兄妹哥哥大约一米七五留着寸头一双死鱼眼面无表情妹妹大概一米六扎着侧马尾头发大概齐肩与哥哥不同的是妹妹喜欢笑是话痨所以一般店内接客的工作都交给她了据人所说兄妹两个对肢体安装的手艺是没得说的但是都很奇怪为什么做这一行的他们三个人却没有一点身体改造的痕迹。

  墙上破破烂烂的钟勉强的指向十一点半“行了下班了你们两个洗澡上楼睡觉去”九爷道。“老板那你呢?回家吗?不会吧是不是又去郭老板那边找妹妹啊?毕竟三十岁的人了家里也没有一个等你回家的真的是悲惨啊是吧老哥?我都要哭出来了嘤嘤嘤。”妹妹一边假装擦眼泪一边跟撤了一下哥哥。哥哥打了个哈欠,把手挣开上楼了。九爷连忙说道“那是去郭总哪里啊你可饶了我吧我想去也没经费啊哎真想念那些妹妹的膝枕。”说着九爷走到妹妹跟前敲了下脑门“但是很可惜今天是去那里的日子了。”妹妹捂着脑门说“这么快啊我们还是不能去吗?”九爷回答道“还差一点你们在强壮一点就可以了但是这次不行可能下次吧”说罢把门口的包背上转身挥了挥手道别出了门。妹妹揉了揉脑袋转身对着楼上说“老板还是不让我们去那边诶。”楼上哥哥蹲靠在围栏上捏了捏鼻梁“嗯”了一声。

  外面瓢泼大雨寒气很重九爷撑开油纸伞把衣服裹紧了一些走到了轻轨站拿了一枚铜钱买了票坐上了破旧不堪的轻轨。看着窗外破旧的街道人们在工作和烟囱冒着黑烟的洋房不经感叹道“冬天来了呢”。在“下”里面工作基本就是维持整个外城的交通和更重要的给城内运送电力而这些电力都来自这里居民的体力劳作所以在这个地方大多数人都是四肢改造了的。而这个地方的居民取暖只能靠烧煤碳整个街道也是弥漫着黑烟。九爷看到这个场景更加抓紧了包的肩带。

  下车了果不其然九爷的目的地是“外”下了轻轨站九爷收起了纸伞把包抱在怀里虽说是些平常的东西但是在这里还是要提防提防。大约一个小时的路程九爷走到了靠近东南的一个地方。地上到处都是树枝或者石头做成的墓地可以看出是很久以前建的东西。九爷走到一个看不见名字的墓碑站了许久然后前拜了拜把包里的电蜡烛拿了出来放在墓前又走向隔壁一个木制墓碑前放上蜡烛说到“林兄,两兄妹安然无事还有一年成人后教他们的功夫再加上可以佩刀了应该就能来看你们了。”说话的功夫旁边的蜡烛的光突然暗下去了九爷吓的一个激灵转头发现原来是蜡烛被人偷走拿跑了九爷拿起伞和包追了上去。

  错综复杂的小路上差点跟丢目标,还好蜡烛没熄灭跟着烛光到了一间房前看到偷蜡烛的女人吧蜡烛放在地上接着灯光把姑且可能叫做肉的东西喂给自己的几个孩子。九爷拍了下脑壳转身走了。

  回到墓地,把边上的蜡烛匀了一个到这边说到“师傅,对不住了今年就这么凑活一下吧明年把兄妹两带来看看您...”话音未落阴影中出来一个人说到“你是陈家的?”九爷抬头眯着眼睛看清楚了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身材消瘦但是可以看出在“外”里生活过的痕迹线条明显的肌肉破旧的衣裳一把别在腰间没有刀鞘的刀和左边嘴角几乎拉到耳根的刀疤。九爷起了戒心没有回答缓缓起身。“你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说罢女人冲到九爷面前九爷还没反应过来刀就已经架在脖子上了。“把你们家枪法给我。”这时九爷才看清女人眼睛有一只已经被挖去漆黑一片的眼窝看得人心里发毛。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