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欺

天,微凉。一个15、6岁的少年从一片树林穿过,风气,吹动了少年的衣袍。沙沙作响。少年仰天长叹

  “为何,这世界如此不公。为何别人都可欺我辱我,而我却只能,只能-----”

  天霎那间变阴,一朵乌云在少年头顶盘旋,少年一阵恼火,四周十分晴朗,却唯独自己处在一朵乌云之下。

  少年随手夹起一块石头便向乌云扔去。嘭!那石头不仅没有砸穿乌云,反而落在少年脑袋瓜上。

  “哎呦,一朵乌云也欺负我。”

  忽然,那乌云之上有道黑色人影缓缓落下。那黑衣人道:

  “少年,为何如此伤心啊?”

  “我去,你谁呀?”

  那黑衣人缓缓飞起。道“你觉得呐?”

  “仙,仙,,,仙人!”

  黑人笑了笑,“少年你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给我说。我能帮你啊!杀人不过头点地。今天爷高兴,就帮你这个忙~”

  少年拱了拱手,道:

  “我叫风雨。本是山左镇风云村人士,儿时家中遭遇不测,跟随父母来到这三江城。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父亲在酒楼里做伙计维持一家人的生活。私塾老师看我可怜,便带免费我去私塾读书。因为我没有交钱所以只能坐在门口偷听。那些同窗整日欺负我,我每天像小狗一样被指换。我好恨我好恨啊!”

  风雨的眼眶湿润,眼珠子瞪得如铜钱般大小,牙齿咬的格格作响。

  黑衣人笑了笑,无妨我带你进城。定会所有人不再欺负你。

  说完黑衣人便带着风雨去了私塾,私塾刚放学不久。学生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嘻嘻欢笑。黑衣人已经遁入云朵之中。

  孩子们看见风雨来了。停止了嬉笑。仿佛看到了一个很好的玩的人形玩具一样,他们停止了嬉闹。其中一个身材比较壮的孩子向风雨走过来。一脚将于拽在地上。道:

  “怎么刚挨完打你又过来讨打呀?”

  “不不不敢”风雨一想:不对,有仙人帮我我怕他们?

  风雨道:

  “儿子们,爷爷过来就是要打你们的。看把你们能的三天不打你们,你们有的敢打爷爷。”

  孩子们听到这句话。孩子们听到这句话纷纷大怒。几个跑得快的孩子。围绕在风雨周围。对他拳打脚踢。打的啪啪作响。

  风雨吃痛大喊道:“仙人快来救我!”

  那云朵之上的黑人饕餮一笑:“小小年纪怨气倒是不小,不错不错,拿来练我的炼魂番,定能让我的法宝威力大增。哈哈!可惜没有修为,不然我定要让他做我的法宝的主魂。先羞辱他一番,积攒一下怨气,如果他有灵根,再助他进入练气期,就让他做法宝的主魂好了。”

  可怜的风雨并不知仙人是何感想。只能在那里挨打,学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其中的一个孩子已经脱下了裤子,其他的孩子纷纷抓住风雨的手和脚,掰开风雨的嘴。那脱下裤子的孩子,竟让他的小老弟对准风雨的嘴。“呲~~,咕噜咕噜~”其他的孩子掰住风雨的嘴,将那黄色的液体灌入风雨的嘴中。

  风雨试着反抗了一会儿发现反抗无力,于是,只能逆来顺受。

  那黑衣人,觉得还不够过瘾,边施了个法术。将风雨的老爸带入这里。

  风雨的老爸看到这一幕。眼睛充血。仿佛要蹦出来一般。那如同沙包大的拳头,一拳就打在了撒尿的孩子身上,那孩子不过十四五岁,怎能接受成年人的一拳,直接倒飞五六米,倒在了地上。

  恰巧这时,那些孩子的父亲们,一个个都来接孩子们回家。看到风雨的父亲正在对着他们的孩子拳打脚踢。纷纷勃然大怒,其中一个父亲正是酒楼的老板。

  那老板抓着风雨的父亲,道:

  “好你个风大潮,我早就想辞退你了,要不是看在你,为了为我干了好几年的份上,早就让你滚蛋了。你竟然把我的孩子在地上摩擦。来人,给我打。”

  但老板身边走来了几个伙计,一脸坏笑走到了风大潮的身边。抓住风大潮。一顿狠揍。那老板,推着走的最狠的一位伙计,给了那伙计一串铜钱。

  其他的伙计看到这纷纷眼红。撸起了袖子。越打越狠。可怜的风大潮只能被摁在地上摩擦。

  风雨看到这儿。牙齿几乎都被咬碎了。

  黑衣人哈哈一笑。一挥袖,风雨掳走,对着风雨说:“你气不气?我就问你气不气?你气也没有用,等会儿我施法,你就乖乖的进入我的法宝中。说不定我还能帮你报仇。啊哈哈哈哈哈!”

  可怜的风雨总算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魔道中人。遇到他只能说是风雨的不幸。

黑衣人腾云驾雾不过多久,便载着风雨来到了一座阴森这山峦之上,那山顶有一个硕大的山洞,那形状好似狮子张开血盆大口。看的令人心中一寒。

“进去吧”黑衣人一甩,就将风雨扔进了山洞。

风雨四处打量,那山洞秃秃一片,唯有一个血潭在山洞正中央,那血潭呈现出暗红色,四周还凌乱的摆放着许多的头盖骨。看起来好不吓人。

那黑衣人讲风雨扔进血潭,并从储物袋内扔进许多天材地宝。

风雨只觉浑身酥软,身体如同一群蚂蚁咬过一般,那些天材地宝溶于血水之中,开始向风雨涌去,风雨身上光芒四射。

黑衣人大叫:“太好了,真是完美的灵魂,在我的朱果改造下,他的躯体可以炼制一躯炼气巅峰的僵尸,他的灵魂更是无比的黑暗,拿来做主魂,等法宝炼成,只怕我筑基前期的修为就能与筑基后期叫板。桀桀!”

待风雨身上的光芒散去,黑衣人拿出炼魂幡,那法宝光芒四射,竟从中窜出数十个鬼混,哪鬼混向黑衣人铺去。

“混蛋你们竟敢噬主,啊啊啊”黑衣人大叫。

那些个鬼魂最终还是不能打过黑衣人又被收入法宝。

黑衣人气喘吁吁的拿起法宝,向风雨施展引魂术,风雨大脑一阵撕裂的疼痛。

那法宝闪烁了两下就熄灭了。黑衣人阴冷的笑道:“法力损失有点大,我修复一下,再取你的命”说罢,便盘腿坐下。

那些血水还在向风雨涌去,一股股强大的能量涌向风雨的身躯。风雨的脸开始腐烂,不就浑身腐烂的就像一个僵尸一样,风雨见黑衣人在恢复元气,便冲出血潭,一拳砸在黑衣人的额头上。

这一拳力量之大,竟将黑衣人打飞了七八米。风雨咬了咬呀,面色峥嵘,篡紧拳头,向前冲了几步,又是一拳,锤在了黑衣人的脑壳上,那脑壳下陷了四五公分,黑衣人眼睛鼻子耳朵都开始咕咕的往外冒血,黑衣人蹬了蹬腿,眼睛一瞪,死了!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