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叶清安哪需要什么金手指

是夜,浓雾层层弥漫,在轻柔月光照耀下染成了金色,烘托出一片平静与祥和。

边塞将军府,却不宁静。若云走进将军府,往府中心的室殿方向去,只见婢女一干人等跪在殿门外,隐隐有哭啼声。仗着自己如今是幽魂,旁人看不见自己,她直接在众人头上飘进了殿。

室内看到的先是跪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几个大夫,再是半跪在床前、一身戎装的男子,床上隐约躺着一个昏睡过去似的女子。她赶忙上去细瞧那女子情况,那女子发髻上带着金钗,应是十二三岁左右,面似芙蓉,眉如柳,皮肤细润如温玉,樱桃小嘴不点而赤,真当是倾国之貌。

原来古人诚不欺我,十二、三岁还真能有这样的倾国之姿,只可惜就这样走了。若云暗叹了口气,进入那女孩的身体中。

“将,将军,小殿下她..已经去了,吾等知道将军不舍小殿下,但还请将军早日准备小殿下的身后事吧。”那男子握着那女孩的手,唇抵在那柔软的小手上,眼泪划过那血迹污横的脸,滴在女孩手背。

殿内一片肃穆,连呼吸声都是小心而轻浅的。令大漠夷族闻风丧胆的镇国大将军哭了,说出去有谁敢相信?但如果说是为了叶清安,大家又会深信了,有谁不知大将军最是心疼这个妹妹,张扬地拿命来疼她。

现在这个被塞北姑娘们羡慕不已的小殿下即将归西、气若游丝,众人都怕将军会失控做出什么来。

那男子突立起身,脱去身上污秽的盔甲放置一旁,俯身轻抚女孩的脸;“安儿,不要装睡,回长安也好其他什么也罢都依你的,你真的会吓到兄长。”底下的人皆是一惊,莫不是将军悲痛过度,疯了?然而床上的人却“噗呲”地笑出了声,睁开了眼。

若云进入女孩体内时,只看到残存的一丝魂魄像哭泣般呜啼。若云本惧宿主有敌意,没想到这不成形的魂魄竟跑到她面前,跪下了:“求您,替我好好活下去吧,替我照顾哥哥...提防司马...”话未完,那魂魄终是用尽力气、无力挣扎般散去了,消失得干干净净。

若云心有戚戚地占据了女孩的身体,却苦恼着如何醒来而不会显得突兀,在抑制着呼吸时听到头上传来的温柔的嗓音,又惊又喜,忙睁开了双眼。

若是说刚刚她进屋时一心一意只关注了这个女孩,现在当这个男子整张脸与她咫尺之遥时,她没有出息地咽了咽口水,这也...太好看了吧?!这家人的基因也太好了?

这个看上去才十七八岁的少年,即使满脸污迹,也没有淹没剑眉下那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的光芒。看着他的嘴角上扬,如骄阳般散着光,若云看愣了,痴痴地望着他。还没等若云反应,男子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像是重获至宝的孩子般喃喃道:“真好,真好,安儿,真的别丢下我。”

若云感觉鼻子一酸,从来没有人那么在乎她的生死,从来没有。

她原本是省内最负盛名的A大学的学生,年纪轻轻便已是博士后,兼之清纯可人的外表,在网上小有名声,是个小网红。

狗血的是,年少有为的她脑子一热,跳进了学校的未明湖救人。无法解释的是,跳进湖后身体却不受控制似地往下沉,感觉像是被抽空一样,自己的身体和魂魄逐渐分离。成了游魂的她目睹那个掉湖里的妹子成功被救起来了,自己却成了不幸牺牲者?

这也太一言难尽了,要知道她也是知晓这个湖最深处也就两米左右,仗着自己会游泳,才跳下去救人的。本看着挺高的学生还能在如同游泳池般深浅的水里溺水,她已经觉得神奇了,现在还是她救人不成,反倒自己搭进去了。

在她怀疑人生的时候,一个不人不鬼的东西出现了。

对不起,是一个伟大的使者出现了。

她仿佛一个傻子一般围着只剩游魂的若云打量,不敢相信地跳进了水,再飞上来,循环往复。

终于,形似云朵的使者在若云关爱傻子的眼神下深沉地叹了口气:“那个啥,不好意思哈,好像出了小小的差错...”

若云撑脸侧卧着,了无生气地看着医护人员给自己的尸体可怜地盖上了白布,然后推进了救护车。她转头看向那朵云:“呵呵。”那使者苦着脸,快成一朵乌云了。“啊!要不这样....”

若云眼巴巴地跨越千年的屏障来到将军府。

那么轻易地答应了使者的提议,或许是因为使者游说时的那句“她很幸福的,有个视她为生命的哥哥...”

对于是孤儿的若云来说,一个哥哥真的很新鲜。

当同意了去“复活”死的不明不白的叶清安后,她开始厚着脸皮缠着使者要自己看小说爽文里常出现的开挂大礼包。使者直接给了她一个大白眼,任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都用上了,使者也没给她附赠金手指、起死回生丹什么的。

在送骂骂咧咧的若云走时,那使者耐不住她的碎碎叨,耸肩笑笑:“相信我,叶清安哪需要什么金手指。上天赐予她的一切,都是旁人最求而不得的。”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