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古老传说

在干斗大陆这神奇的土地上,有许多不平凡的人,他们生来便被神赋予神力。并根据不同的能力,有了不同的划分。有的人生来便天赋非凡,有着超越常人的能力,注定书写不平凡的神话,而有的人注定平凡,生来能力微薄,想试图改变却难上加难。可也正是这样一片土地,有一位朗朗少年,将书写他自己的神话。

  清风山头

  “爷爷,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纳德瑞拉这个地方吗”一个深紫色头发幼小龄童说道。

  “爷爷也不是很清楚啊,毕竟这只是一个传说。”一个老翁说道。

  “相传纳德瑞拉那里有命运之泉,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可以许下无尽的欲望,甚至可以长生不老,已经有很多人从古至今都在寻找的,可似乎都没找到,爷爷能够告诉你的也只有这些了,如果我这个乖孙子长大以后也想去找,那么爷爷会为你加油的”

  太阳徐徐落下,明日也终将到来。

  在村口有几个小孩在追逐打闹。其中一个赤色头发的少年说:“我弗宇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强的骑士”

  身边的孩子们都附和道。:“弗宇是最强的,他一定能成功”

  在弗宇的旁边,有一个少年郎,他的头发眼睛都是淡淡的紫色,他沉默着不说话,默默的看着天边。

  “哎!弗宇,明天就要觉醒能力了,你觉得你的能力会是什么呢”

  “一定是火焰喷射或者更强大的存在吧。话说昱征你自己想有什么能力啊”弗宇笑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好想去到爷爷说的纳德瑞拉那里看一看,听说那里是世界上最美的美景,这是真的吗?”昱征说到

  “你要去纳德瑞拉?就你,太过时了吧,你能去得到?”弗宇在一旁激讽,几个孩子也陆续发出了嘲笑的声音。可这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关,他依旧在看着远方的天际,不知在想什么。

  一天很快过去,明天也按时来临。

  在清晨村长站在祷告的舞台上,缓缓的迎面走来了一个女人,她穿着白色的旗袍,手上拿着一颗能量宝石。她有一盆漆黑而墨绿的头发。据说,她就是能够觉醒人们神力的导师是神的信使。每一个孩子,在15岁时觉醒自己的能力,示为一种成长。

  “现在又是我们村一年一度的成长仪,我们村今年一共有14位孩子,需要觉醒自己的力量,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希望村民们要共同参,竞争伟大的时刻,现在有请我们的职业导师”

  “各位民众们好,我是职业导师晓风,现在由我,开启这一场仪式,现在请14位孩子,走向前来”

  晓风在其倒在舞台上,用能量石画出了六芒星阵,14个孩子站在了六芒星阵的中间。

  “这古老的神灵啊,请聆听我的召唤,我是你的子民,希望有用您的威能,赋予他人力量,拯救这片土地”话语刚说完六芒星阵发出剧烈的光芒,笼罩了所有孩子,天间突然有一束巨大的光芒,照射在这片村子上。一个古老而充满威严的话语在天边游荡,这是一,来自灵魂的压力,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但就是这股神圣感,让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自己应负的使命,以作为人的光荣。

  光慢慢的暗下去了,孩子们也都还在,为之不同的是,每个人的心中和眼睛或者头发,都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而一些太过紧张的孩子,如用尽了全身的精力一般缓缓倒下去,大人们也看准时机,一把抱住他们。

  村长说道:“今天就先到这吧,明天再对他们进行能力测试”

  昱征在他的爷爷的背上问道:“爷爷,是不是我有了能力,就可以去救爸爸妈妈了”

  “昱征啊,有一些事爷爷不方便告诉你如果你如果真的有一天,你有了力量,这些事,你会慢慢明白”老翁长叹了一口气,背着他的孙子回家了。

  夕阳拉长了他的背影,他的孙子也在他的背上,慢慢的睡着了。老翁自言自语道:“昱征啊,有一些事啊是你爸爸妈妈对不起你呀,若是明天的能力测试结果出来,恐怕你会很悲伤吧,不做战士也好,不然,总是多灾多难的”

  昱征在爷爷的背上酣睡着,对于刚才的语言,他什么也没听见。

  第2天能力测试

  所有人的能力,无论是耐力体力都得到大幅的提升这包括昱征。可就是在做个人能力的时候人们发现昱征在觉醒之后仍没有能力。很奇怪,并为他做了全身检查。可结果是出人意料的。从他的神识来看,他确实已经获得了能力,神的能力却因为儿时受到的伤害的伤害,让他的神识无法自主发动,也就是说,他无法使用他的能力。

  知道真相后的他,呆呆的站在原地,他已经忘记了要如何落泪,他也不知道要该怎么做,为什么上天就这么巧?为什么他儿时受过伤害,但他却不知道。老翁默默的看着,似乎知道真相,但是又不愿意说出。

  再后来一滴滴眼泪落在地上,他哭了,他从小到大很少哭,但他今天哭得那么悲伤,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获得力量,她很想去找自己的父母,让他们去解释,为什么要把他抛弃掉。就这样老翁抱着他,沉默无云,却又心事重重。

  过了几天,昱征独自来到河道上,静静的看着,风拂过了湖面,带起了一阵阵波纹,天空似乎并不因为他的悲伤而黯然,而相反,是那么的蔚蓝。

  弗宇带着几个孩子在湖的另一侧,偷偷的有石头砸他。他吃痛的捂着头。

  只听见弗宇傲慢的说:“你就一个垃圾,连自己的能力都不可以用”

  说着,他一跳跳到湖面中央,却猛然一蹬,惊起水花,然后来到了他的这一边。这便是弗宇所拥的能力,二段冲刺。

  “看来对能力的运用,我还需要改进啊,咦!怎么垃圾不服气吗?还敢抬着头看着我”说着便一脚踹在了昱征的胸口上。旁边的孩子在一旁嘲笑着。

  昱征感到了莫名的悲痛,他仿佛听不到任何声音,他看着这个天空,他感到了无限的渺小感与不公平,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哪怕只有一个很弱的能力,我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获得更强大的能力,然后去找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连这个愿望也不要给我打破?

  回到了家,昱征回去后快速的回到自己的卧室,把门反锁起来,老翁全部都看在眼里,老翁去到门口,想敲他的门,但却不知道能说什么。抬起了敲门的手,却慢慢放下。

  昱征在他的卧室的床上,用被子捂住头,无声的哭泣。“纳德瑞拉真的有这个地方吗?如果真的有这个地方,你能听得见我的召唤吗?我希望有力量,我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而也就在此时,一个未知的地方,有个黄金色的湖面,淡淡的发,发出金色的光芒,似乎在回应着什么。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