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生痴儿

北橙华市的东南角有一座很少有人知道的孤儿院,它的规模不大,但却收养了十几个孩子,他们大多都是因为被父母遗弃而被联盟安排到这里的。

  孤儿院的负责人是已经退休了的普通联盟训练家高桥夫妇。

  因为高桥夫人以前在一次联盟的特殊行动中被不法分子击伤,终生只能在轮椅上度日。

  据说当时愤怒的高桥大树,为了给妻子报仇,独自一人闯入不法分子的基地,以失去一条手臂的代价,总共击毙不法分子36人。

  事后高桥夫妇,因伤退役。

  这之后二人进行了环球旅行,最后回到了家乡,建立起了北橙华市的孤儿院。

  今天北橙华市孤儿院,又接收了一名被遗弃的孤儿。

  据说他是被乔伊小姐在野外捡来的,带回来时已经奄奄一息了,最后使用精灵中心的设备才将将把命救得回来,也算是个命大的孩子。

  高桥凌子轻轻的拨弄摇篮中小生命的小脚“这个孩子真可爱,老公如果我们有孩子的话。是不是和他一样可爱呢?”

  一旁的男人回答到“嗯,一定是那样的”

  高桥凌子听到这个回答,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然后又自顾自的问起来“大树,你说他有名字了吗?如果没有咱们给他取一个吧!那木,健太,隼龙,你说哪个好”

  额

  “这个孩子是有名字的,乔伊小姐送来的时候告诉我说,盛放这个孩子的那个盒子里面说他叫响”

  “哼!如果这个孩子是被遗弃的,那还管那盒子干什么,我不听,我不管,我一定要给他改名。”在这个时候高桥凌子突然耍起了小姑娘的脾气,非要给这个小男孩儿取名。

  大树见凌子在胡搅蛮缠只能耐心的解释给他听“唉!万一这个男孩儿是有什么原因呢?他的亲生父母万一找来呢怎么办?如果内有隐情的话,他是父母在多年以后寻找他起来是很困难的,你还是不要捣乱了。”

  “可是,可是,哼”

  “好了,好了,你想想,其实小响这个名字,是挺好听的,挺有寓意的。”

  “嗯?什么寓意”

  “呃”

  盯(。•ˇ‸ˇ•。)

  虽然大树没有说出什么,但最后凌子还是妥协了。

  凌子微笑着看着摇篮里的小生命“小家伙你的名字以后就叫小响了。”

  这个时候,摇篮里的小生命突然醒了,立刻发出嘹亮的哭声。

  这一下子可是把一旁的两人吓坏了,凌子赶紧就将小响抱起来。

  “不哭不哭小响不哭,大树你还在愣什么?赶紧去拿奶瓶,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这孩子肯定是饿了。”

  “是,马上就去拿”

  大树飞快的跑出房间,即使丢了一条手臂,也没有影响到他的速度。

  大树不一会儿就将奶瓶准备好了,赶紧送了过去。

  得到滋润的小响很快的就平静了下来。

  忙活了半天的两人相视一笑,就在这时,本已经被放在摇篮上的小响突然发出了声音。

  “妈妈”小响张开双臂要抱抱

  两个人听到突如其来的这一声,心都酥了。

  大树有点懵,不是说这是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吗?这么大就可以说话了?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天才?

  而凌子整个人都凌乱了

  “大树,大树,他刚才叫我妈妈了,他刚才叫我妈妈,喂”

  大树“嗯?是是是”

  夜渐渐的深了,这注定是个平凡的夜晚。

  ……

  五年后

  北橙华市孤儿院

  一个胖乎乎的男孩向另一个小男孩炫耀到“小响,你看这是我从高桥阿姨那里得到的宝可梦图集,全孤儿院只有我有,是我今天帮高桥阿姨买东西送给我的。”

  小响“嗯”

  “看上面有,木守宫,水跃鱼,火稚鸡,傲骨燕……额,总之很多很多的宝可梦。”男孩儿只认得上面为数不多的几只宝可梦,所以只能说这么多。

  小响“嗯”

  “小响,你知道吗?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以后成为像大树叔叔一样的训练家,在联盟大赛中取得冠军,然后成为宝可梦大师。”

  小响“嗯”

  “哼!总是不回答我。不理你了,我去找大树叔叔的圈圈熊玩了”小男孩儿气鼓鼓的离开了。

  小响可能也想跟上去,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跟不上。

  他只能无力的呼唤刚才的小男孩。

  “呃,呃,呃”

  一声接一声的呼唤没有得到回应,小响也不再叫了。

  他慢慢的躺在地上,不出声,很快的睡着了。

  梦里什么也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如春风一样的声音将小响呼唤起来。

  “你这孩子怎么躺在地上快起来”

  小响慢慢地从地上坐了起来,之前那个声音将小响背部的尘土拍去。

  “妈妈”

  小响对她张开双臂,就好像是孩子寻求拥抱一样。

  声音的主人的动作微微一滞,轻轻的将小响抱起。

  “嗯,妈妈在这里,小响今天什么事吗。”

  可小响没有抱她,还是一副要抱抱的样子。

  这个时候他真的很让人摸不到头脑。

  一会儿又进来了一个男人,他轻轻地将小响接过去去,拍着他的背说“凌子你不要着急他大概是想要什么东西吧,看起来还挺急。”

  凌子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想不出来,大树你说是什么?”

  “不知道,也许他会自己说吧。”

  凌子一听是这样的回答马上就生气了“不知道?那你和我说什么”

  大树“呃(๑ˇεˇ๑)•*¨*•.¸¸♪”

  见大树不解释,凌子也不想理他了“哼!把小响给我”

  为了平息凌子的怒气,大树只好先将小响递给她。

  凌子接过小响,就静静的抱着他,慢慢的小响也不再和之前那样激动了,慢慢的睡着了。

  “老公,你说如果那天我们不在了,小响他会感到伤心吗?”

  “呃…”

  “小响唯一会的一个词就是妈妈,我真的怕以后我们不在了,没有谁能这么照顾他。”

  “为什么这个小家伙的命这么苦。”说着凌子最终还是忍不住流泪了。

  大树蹲在凌子面前,将凌子的一只手拉过来攥紧,轻声的安慰到。

  “小响是一个有福象的孩子,有很多事情会慢慢迎刃而解的,我们不用太为他担心太多。”

  凌子收回手抹了抹脸上的泪“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你想小响小时候,额,刚送来的时候。”

  “呵。”

  “当时他是多么的虚弱,而且听乔伊小姐说,那已经是小响生命体征最旺盛的时候了,但是之后的事情呢?我们所有人都不会想这个孩子身体会像现在这么健康,在那之后一次病都没有发生过。”

  “我想了”

  “是,你想了。凌子你和小响是最有缘分的了,那年小响明白的第一个词就是妈妈,经常就是只让你一个人抱,其他人怎么都不行,你一离开,他就立刻开始大声的哭闹,可把当时的那些实习生搞得手足无措。”

  “嘻嘻”

  就在这个时候凌子怀里的小响突然醒了。

  “我想要宝可梦”

  然后立刻又昏了过去。

  啥⊙∀⊙?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