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韩江回来了

“有人么?”

声音在空旷之地传出去了老远而后又渐渐消失,连一丝回音都不曾有,整片大地尽是枯寂的红褐色如同沙漠一般,一眼望不到尽头。

没有植被、没有水自然也没有人。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韩江对突然间出现在此倒是没有太过于慌张,不是他的内心有多强大,而是这个地方恰好很符合他现在的心绪。

“现在回去,这大半年又浪费了,再说回去你能干什么?”

“大哥,你好好想想爸妈”

“你自己考虑清楚就好,我和你妈快六十了帮不了你什么了……”

回忆着诸多的话语,在一片叹息声中韩江还是坐上了回老家的列车,他知道面对他的将会是怎么样的流言蜚语,以及不可捉摸的未来。

如果有可能,韩江还真的很想找个这样的无人之地,躲起来,直到天荒地老。

不自觉的,韩江伸手入兜打算拿根烟出来。

“嗯?”

韩江低头一看,自己竟然只穿着一件内裤。

对呀!

韩江猛然清醒过来,自己从南方回来,做了一天一夜的车此刻应该正在省城的旅店内睡觉呢……。

可是看着眼前这满目无尽的铁锈色,感受着脚底下传来的真实触感韩江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啪”

疼!

真疼!

这一巴掌下去,脸如何暂且不说,手已经木了……韩江用舌头舔了舔右侧的牙齿,还好没掉,只是有些松动而已。

然而,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变,除了疼痛的右脸之外。

韩江怔了怔,不是梦么?

如果不是梦,那这里又是哪里?

韩江怔怔的走了几步,脚下的大地看起来似是沙可触感上却又很坚实,回头望去身后一排浅浅的脚印,又似沙。

虽然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可却没有感觉到冷。

韩江此刻已经回到了北方,现在又是十月末的天气外面有些地方已经开始飘雪了,所以韩江至少能够判断自己要么在做梦,要么......。

韩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值得别人恶搞的价值。或者说韩江不认为自己在别人眼里有什么太大的价值。

一个农村出生三十来年一无是处的屌丝而已。

那么答案似乎已经显而易见了!

韩江死寂一般的心绪直到此刻才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这波动越来越大越来越澎湃,直如那涛涛的江水,汹涌的海浪。

回去

无论如何也要回去。

就在韩江想着回去的时候,一个圆形的光洞突然出现在他身边。

这圆形光洞不大,直径也不过两米左右,可光洞内的事物却让韩江一阵激动,因为那正是他租住旅店房屋内的情景。

略一思索,韩江将身上仅有的这条内裤脱了下来,内裤脱手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稳稳的落到了光洞那头的床上。

韩江见此不由得松了口气,暗想还好没有裸、睡的习惯。

迈步跨过光洞不见任何异常,就如同平常再平常不过的一步而已,但是不知道跨越了多少时间与空间。

回到房间,韩江回首望去却惊奇的发现身后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冥冥中韩江又能感受到那个光洞的存在,它并没有消失依然还在。

看来这应该是一条单程的通道。

韩江暂时没去管它,穿上内裤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看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又穿上裤子出门到吧台买了瓶水,确认这就是自己租住的旅店后他才进屋躺在床上长长的出了口气。

人生和命运就是这么的难以捉摸,感受着那处光洞,韩江的心里难免有些激动。

从此以后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可是要怎么再去那处荒凉之地呢?

随着这个想法的升起,又一个光洞悄然无声的出现在床边,跟第一个光洞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光洞内的景物。

韩江探头看去,光洞内果然是那处一片荒凉之地,在那片红褐色的土地上,一排浅浅的短短的脚印正印在那里。

韩江并没有去到光洞那头,心念转动间两处光洞缓缓消失在感知中,便如同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出现、消失

消失、出现

夜色渐深,一个猥琐的男人躲在被窝里戴着浪荡的笑容沉沉的睡去了。

又有谁知道,他迈出的那一步对人类来说意味着什么。

就如同我们每一次做出的选择,都将意味着不一样的人生。

翌日。

六点多。

裹着被子,小心翼翼的将舌头伸出来感知了一下温度。

还好,不算太冷。

十月是个令人伤感的月份。

天气说冷还不算太冷,暖气说给了摸着又没什么温度,乍寒还暖时最难将息。

抱着膀子使劲搓了搓身子,韩江猛的掀开被子来到窗前拉开窗帘,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大雪。

入冬了啊!

三月初,冬寒未去人到了南方,十月末大雪纷飞又回到了北方。

回老家的早班车八点半发车,韩江洗簌完毕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退房赶去客运站。

坐在回家的车上,看着外面纷飞的大雪韩江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两个半小时的车程,一路风雪相送。

这条回家的路从上大学开始到现在走了快有十年了,每次回家都有不一样的感触,路还是那条路只是心境不同罢了。

迷迷糊糊间,韩江猛的一拍大腿。

“哎,我艹!”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昨晚那并不是梦!

这失声一喊,引来了车内乘客的纷纷注目。

韩江只好拱拱手道一句不好意思,因为这时若是来上一句“你瞅啥”韩江估计今天就回不去家了。

现在的他真可谓是归心似箭。

时间这东西总是最烦人,漫不经心间它总是遛的飞快,当你看着它的时候它又每一秒都给的足足的。

风雪稍停。

客车还未到终点站韩江就下了车,大路旁有一条羊肠小道,这段路程只能步行。

倒不是路不好而是路上没有车辆通行,路的尽头就是家。

这条路,韩江走了快三十年......。

时间似乎也不愿走上这条路,于是它看起来还是年少时的模样。

风停雪住。

韩江走回村里的时候,正值午饭过后。

上午刚下来了一场大雪,各家各院饭后都出来扫雪的扫雪看戏的看戏。

戏便是年度大戏—韩江回来了!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