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偷香窃玉

第一章——偷香窃玉

我无法预见那一天是岁月馈赠于我的礼物。

那天打转的飘雪很美,她来了;那晚冬夜太冷,我没能为她盖上衣服,她恰好走了。

后来我的人生失去了四季的变换,只剩下初冬。

“晚上是我的生日聚会,别忘了。”

原来是她。

她的身边总有无数追逐的影子,而她,善良,耀眼,温柔动人,才貌双绝。她谈吐得体,又擅长芭蕾,更有一双让同房舍友都嫉妒的美腿。她总能优雅的与人相处,是女人的憧憬,是男人的荣光。

她在同学的心里,就如同她跳舞时的那般美妙。那踮起的脚尖,扬向高处的双臂,不断地跳跃旋转,向星空伸展的天鹅臂,在空中一字马跳跃时,那副昂扬飞翔的神傲气质,总能让人心神荡漾,高山仰止。

她叫张文茵,陆晓的女朋友。

“看来会有不少大人物参加呀。晚上见。”

陆晓回复好短信,随意吹了下头发,挑选了件破旧的英伦风衬衫,穿上牛仔裤运动鞋,查了下地址就准备启程出发。

聚会地点不远不近,陆晓骑了十七分钟的自行车就到饭店楼下了。

“嘿,晓哥。这么巧啊,文茵也邀请你来参加聚会啊?”

远远看去前面有一条沙皮狗,走近一看——噢,原来是电商中112班的黄卓。

只见黄卓从一辆兰博基尼那下了车,看着陆晓的寒酸样,特意挥动着手中的车钥匙嘲讽道。心里暗暗偷笑:“平日我忍了你那么久,终于等到你也有今天啦!而且这傻子还踩脚踏车,好歹我也去租了辆兰博基尼充充面子。”

“晓哥你今天没开车来吗,对对,你最近发福啦。踩单车做做有氧健身也不错。”刘佳佳顺势加了把助攻。

陆晓面对嘲讽神色淡然,无动于衷,心里是外人猜不透的深邃。

有时候命运的反转特有意思。自小就是含着金钥匙出身的人,在半年前家族生意就破产了,真是,刺激啊...

荣枯有数,得失难量。

庆幸的是陆晓从小接受精英教育,非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可比。可如今风暴来袭,资金链断裂,手头上的房产也被冻结,陆晓又怎能独善其身?

“走吧。”

进入大门绕向后面的庭院,沿着竹园中主楼楼廊走到尽头,映入眼帘的是,那是佳木茏葱,奇花烂漫,一带清流流淌,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之下。只此一色便生秋意。

“这就是她家开的会所啊,好有气派!”

穿过庭院后,三人一起到了305包厢,只见一道旋转门后,一名女子慵懒的倚靠在沙发上。在她身旁的是学生会主席,也是学校赫赫有名的富二代林家龙。

“生日快乐!”黄卓大步迈前,裤腰间不经意晃动着兰博基尼的车钥匙,手上捧着紫罗兰鲜花,笑嘻嘻的露出几颗烟熏黄的门牙向这位女生祝寿。

只见那双颀长水润又匀称的美腿半倚靠在沙发上,在肉丝的包裹下显得格外紧致迷人。一双红色尖头高跟踩在地上,略显出女人的高贵气场。

上身打扮是一身淡蓝色的古典旗袍,漂亮的锁骨在不经意间若隐若现,精致的刺绣点缀在淡蓝色的衣身上,飘逸的裙摆散发迷人的古典韵味。这一身保守中略带高雅的着装,丝毫掩盖不了身材的性感绝伦,足以让人意乱情迷。

黄卓看得入神呆滞,一个把持不住裤裆就缓缓顶起,只可惜那不争气的高度,引得她身旁的林家龙暗暗偷笑。

“你们来啦,那我们可以先上菜啦。”

她正是张文茵,经济管理系系花,陆晓的女朋友,校园皆知的一大美人。

“生日快乐!文茵女神!”

“生日快乐!快看我送你的惊喜!”

“钻戒或包包你看看更喜欢哪个?”

“......”

文茵此时脸露娇羞,显得一脸尴尬:“你们送的太贵重了,我不好意思收下...拿回去吧。”

“不见外不见外。生日嘛,总得过得欢欢喜喜风风火火的。”林家龙抢先把手中的项链和购物卡递了上去。

“晓哥啊,你今年送什么礼物呢?”黄卓不怀好意的揶揄着他。

“我只准备了一束花。”

文茵把礼物收下摆好在桌面后,招呼众人坐下开始用餐,说:“没关系啦,多少都是心意。大家的好意我心领啦,快用餐吧。”

这家名为长蓝之家的会所很够宽敞,单单是包厢的一张大圆桌就能容纳28人就座。文茵的这次生日party比往年更加火爆,单单是校友就已挤爆了三张圆桌。

原因很简单,陆晓破产,根本没能力照顾好文茵,无论是情侣间的恋爱支出,又或者是实习这一年来的工作安排。因而它们的恋情并不被看好。多少男人对文茵觊觎已久,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所谓众星捧月,也需时机,而此时此刻,谁都想趁虚而入,抱得美人归。

当裂缝出现了,人人都想往里边钻。这不仅仅是为得女神青睐,更多的是想要那种过关斩将后抱得美人归的成就感。

对于他们而言,女人其实不过是满足虚荣心的猎物。

真金白银,死缠烂打,霸道总裁,浪漫贴心多种战术轮番上阵,只要能得张文茵芳心,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这就是他们眼中的爱情。

“文茵学妹,国庆假期听说你不回家,我想邀约你一块去海边烧烤呢。”

刘佳佳这话一出,闹得一旁沸沸扬扬的。

“去什么烧烤,我看去云南小镇旅行更加好玩。人家文茵可是文艺女子,肯定更喜欢些有特色文化的地方。”

“瞎扯,我看文茵是个长不大的可爱少女,肯定是去迪士尼更好啦。”

“......”

“够了!你们有把我陆晓放在眼里吗?”

陆晓一直听着,一直自斟自饮,突然酒桌猛地一震,酒杯崩裂!全场安静了下来。

文茵却处若不惊的享受着他们相互争宠,直视着陆晓的愤怒,毫不慌张。回头再打量着神情惊慌的林家龙等人,暗暗自喜。

“晓哥,我们不过是邀约嫂子一块校友联谊,聚会聚会,别无他意。到时您也一块来。”黄卓打着一手好算盘。

“是什么让你误以为有资格邀请我?”

黄卓看到陆晓缓缓从座位站了起来,当着众人用不屑的眼神敌视着自己,心里哪里敢愤怒,对陆晓的恐惧简直恍若昨日。

正是因为自己,三年前陆晓文茵才有幸结缘,但也因为陆晓,让自己从此三年来抬不起头做人。

三年前,文茵,陆晓都是同期新生,黄卓是电商中112班的差等留级生,但好歹也是比它们高一届的师兄。新生到学校报道后,就得立刻分配宿舍及安排入住了。女孩子力气小,男生帮女生搬行李是很是常见的事。

“防火防盗防师兄。”不是没有道理的。可把这道理玩得人尽皆知的当属这位“黄卓”大神。

平日就喜欢高峰期挤地铁挤公交,人潮汹涌时一有机会就“出手”的黄卓又怎会错过这大好时机。

一般师兄搭讪学妹只不过是提提箱子聊聊校园生活,顺带留个电话。“新生一年一次,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可不幸的是...黄卓本来蛮劲还挺大的,只可惜半个月前跟学长陈梓明掰手腕居然掰骨折了!现在右手还打着石膏,行动不便。

他想了想,脑子灵光一闪,去隔壁收破烂那里偷了辆三轮车。别人搬趟行李要23分钟路程,他只需要7分钟。同样的时间他就可以搭讪三个妹子,不愧是“天生我材必有用”,暗暗窃喜。

都说天道酬勤,不是没有道理的。不断在校道和女生宿舍楼来回奔波,半天过去了,果然半栋女生宿舍楼的都识得他了。

毕竟单手开三轮车的样子也挺酷的。

对于很多女生而言,即使明知道是搭讪的套路也不重要,将计就计故作不知,就能让自己省去不少麻烦,也占到不少便宜。

可气的是,“三轮哥,三轮哥...”往后半年每次学妹找她,都是帮忙搬行李或是货物托运的事。当然,都会给他20块作为辛苦费。

毕竟谁也不愿意亏欠他人情,但谁也不愿意浪费这么一个廉价劳动力。

有时候,未必是他不够努力。

其实认真细想,这——大概就是长相的命运。

忙活半天后,黄卓坐在小卖部们前喝着啤酒,嘴里哼着小曲快活的坐在三轮车上摇头晃脑。

“为什么不能挽留从前的温柔,有情的一切换无情的所有...其实快乐就是轻松摇摆,我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摇摆哥...”

就在他哼着歌的这会时间,一名女子独自一人从教公楼办好报名手续后,拉着手提箱和挎包缓缓的漫步于校道上。

“哇,那边...好像有靓女喔...要发达咯!”持之以恒的勤奋,果不其然上天也会眷顾,这回蹲到的清纯妹子可是女中极品。

初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远远望去的背影,那长长的卷发披在肩上,肩上的粉色露肩吊带,腰间的蝴蝶结可爱动人,层层叠叠的花纹点缀在素色长裙上。再看那大长腿,小细腰,体态修长,勾人魂魄。

夏日炎炎,细汗淋漓的汗水很快就沾湿了后背,黑色内衣在粉色的吊带映衬下格外诱人。

那是黄卓与张文茵的初次相见。

黄卓这会色心上头,如同化身色中饿鬼,从三轮车上连蹦带跳的冲了过去。

还是用一样的套路,热心肠的帮学妹搬行李。

“谢谢你啦,师兄你人真好。”

张文茵是经济管理系文秘专业的,在女生宿舍的顶楼7楼。

“师妹,你先走前边,我拿行李比较慢,我在您后头跟着你呢。”黄卓一路上扛着大箱子上楼梯,身体虽累,眼睛更累。

毕竟,文茵在上,黄卓在下,文茵双腿缓缓迈上阶梯,满园“春色”尽收眼底。

好不容易熬到702宿舍楼了,文茵看着黄卓气喘吁吁的神情,赶紧给他倒了杯水示意坐下歇息。

看着其它床上都是空荡荡的,文茵还是最早一个到宿舍的。

“师兄谢谢您,先坐会吧,我先洗个澡,待会请您一块吃个饭,辛苦你啦。”

黄卓一想到待会要和漂亮学妹吃饭,心里乐得兴奋至极。

没多久,便听见那热水冲击文茵身体的声音缓缓传来,黄卓按捺不住,蹑手蹑脚把头伸到卫生间门旁,想入非非,幻想着女人沐浴更衣的种种情景。

“咦,这...是她今天刚换下来的内衣。”

很多时候学校为安全起见,避免煤气中毒等事故,门底会留15厘米的缝隙。

黄卓看到了,门缝旁的内衣正是文茵刚才穿过的。

过了几分钟,洒水声停了,文茵准备擦身子更衣了。

千载难逢!不能错过!!

黄卓直接四肢着地趴好,屁股45度翘起,时不时扭动脖子,只为让双眼有更好的角度,鉴赏到更美好的画面。

大好春光看得津津有味。可他忘了,宿舍门一直都是开着的!

“好看吗?”

黄卓突然意识到什么,正想站起来逃跑,头还没抬起来。陆晓一个下劈直接把黄卓的头砸在地板上,下巴破裂,满地鲜血。

文茵听到外头有嘈杂声,急急忙忙穿上文胸,披上浴巾,打开门一瞧。

只见一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脚下的马丁靴下踩的正是黄卓的脸!

“你是谁...你们怎么打架啦?”

陆晓向文茵解释了事情经过,并示意交给她处理。是报警?又或是交给教导处主任?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好害怕,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好人来的。”张文茵往陆晓身旁挪了半步,紧张得浴巾包裹的身体也颤颤发抖。

“师兄你真好,以后要是我被人欺负了你会再次保护我的吧。”张文茵顺势往陆晓身旁坐下,紧紧搂着他的手臂。

“不一定,看心情。”

陆晓把脚往黄卓的脸上挪开,继续说:“你觉得我要把你交给谁好?而且,你偷窥女同学的视频我已经录制下来了。”

黄卓这时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更害怕泄露以后在学校没脸做人。唯一能做的...能做的..

当然是用孙子兵法的最高秘籍——认孙子求饶!

只见黄卓立刻从躺着“蹦”的一下翻身过来,随即趴在地板双爪前伸,往文茵脚下使劲磕头。

“我那是第一次...那是文茵师妹实在太美了,我一时没忍住。饶了我吧...”

黄卓这一连串的动作衔接熟练度极高,翻身,打滚,跪地,伸爪,前趴,磕头...一气呵成,可能是熟能生巧吧。没有一点点犹豫,文茵和陆晓更是没有一点防备,被这举动吓着了。

“你不要这样子。那你以后不许再做这样的事了。这次我就不说出去了,好不好?”

“看来你人还挺好的。”

陆晓凝视着文茵的双眼,似乎在怀疑她的善举。

细细看来,她的左眼旁还有一颗性感迷人的泪痣。有人说,有泪痣的女人注定一生悲苦,因为她的泪在前世临别前还没流完,这辈子还会继续偿还。

从此,这个事件告一段落。而这个秘密也只有张文茵,陆晓两人知晓。但撩妹撩得满脸是伤的从女生宿舍走出,也让黄卓名噪一时。

“嘿,你听说没,那个112班的黄卓,估计是长得丑到处搭讪挨揍了!”

“我看不是,十有八九是霸王硬上弓,或是惹到人家男朋友了吧。”

“反正,我们学校的颜面都被他丢光了。”

三年来,黄卓对陆晓敬畏有加,每次碰头都会主动低头示好。而对于文茵,更是俯首称臣,甚至最后沦为她的提线木偶...

字体
白天